贵州屯堡:明代的活化石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贵州屯堡照片 谢赤缨 黄芳/摄
  
  导读
  
  贵州屯堡,从族群到文化,本是明初出于军事和政治原因,从中原移来的一枝一叶,然而由于到贵州后便遗世独立,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到了中原已经不舍昼夜地流逝600多年后,相对封闭独立的贵州屯堡及其文化,反倒成了明朝的活化石。书写这600多年独特的一脉历史,我们从中会得到独特的领会和感悟:关于历史,关于人生,关于变革,关于保守,关于大浪淘沙,关于遗世独立……这些主题都会乱麻一般在脑海纠缠,给人无尽的人世况味。
  
  ------------------------------------------------
  
  一、屯堡的缘起
  
  开疆拓土,守土有责,是历代帝王的军魂。朱元璋也不例外。朱元璋北伐中原,结束蒙元统治,丢失400多年的燕云十六州也被收回。然而,朱明王朝的疆域并不辽阔,无法与称雄一时的元朝相比,较之汉唐也见绌。明朝鼎盛的永乐时期,国土面积约710万平方公里,汉朝盛时1050万平方公里,唐朝盛时1240万平方公里。
  
  明初,元帝北狩,占据北方;东北是女真族的地盘;西北是东察合台汗国;盘踞西南的是效忠元朝的梁王以及众多部落。贵州安顺,元末曾属占据四川和重庆的明玉珍所建立的大夏国。
  
  朱元璋开疆拓土,除了北伐之外还想西征,把西南地区纳入中央版图。
  
  元朝时,中央政府在全国设立行中书省,这是我国设省的初始。那时贵州并没有建省,贵州的地盘分属邻近的四川行省、云南行省、广西行省和湖广行省。朱元璋胸怀韬略,深谋远虑,修建了一条从东到西的驿道,成为中原通往贵州和云南的大动脉。
  
  洪武十四年(1382年),为除掉心腹之患——据守云南的元朝残部梁王把匝纳瓦尔密(这里是走向末路的元帝国的一块飞地)。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将军,统率步兵、骑兵30万讨伐云南。抵湖广后,明军兵分两路:一路由胡海率5万人,经由四川永宁向乌撒(今贵州威宁县)前进;一路由傅友德带领,从湖南沅州、辰州直驱贵州,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一个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地——黔中普定,即今日安顺。
  
  作为兵家必争之地,安顺“襟带楚粤,控制滇蜀,地踞省城上游,为滇南孔道,真腹地中之雄郡也”。安顺处于联接中原与云贵的交通线上,乃进出云南门户之咽喉。当梁王失去作为屏藩的安顺,驻守在云南东大门曲靖的元军已然无险可守。
  
  明军11月下普定,12月进入云南曲靖。在南盘江的一条支流白石江畔,决定云南前途的关键一战,明军完胜。绝望的梁王和部分臣属跳入滇池,自杀身亡。
  
  为防止梁王残部反抗,洪武十四年,朱元璋决定设置贵州卫所,开始设立屯堡,以百户为屯,千户为堡。以军屯为主,控扼交通要道,保证驿路畅通,永保西南太平。洪武十五年正月初七,命平凉侯费聚、汝南侯梅思祖组建贵州都指挥使司。在贵州境内建普安卫(今盘县)、尾洒卫(今晴隆)、普定卫(今安顺)、黄平卫、乌撒卫(今威宁)、水西卫。
  
  何谓“卫所”?据《明史·兵志》:“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大率5600人为卫,1200人为千户所。所设总旗2,小旗10,大小联比以成军……其军皆世籍,此其大略也。”
  
  屯兵戍守,令士兵开垦田地,就地屯种,军粮自给。移民之屯田、屯商,免三年租税。这种屯兵制度,不仅巩固中央军事布防,还能缓解中原地区人口密集、耕地不足,边远地区地广人稀、劳力不足之困。
  
  密集的卫所设置,迅速改变了贵州的政治形势。
  
  高峰时期,贵州“寓兵于农”的卫所设置到二十九卫,为西南各省之冠(四川地域辽阔,只设十七卫;云南为边陲重地,辖地亦广,也只设二十卫)。大大小小的军事据点分布贵州,明朝在贵州的布兵可谓用到极处。
  
  以卫所、屯耕为先导,局面稳步打开。贵州《安顺府志·风俗志》载:“屯军堡子,皆奉洪武敕调北征南……散处屯堡各乡,家人随之至黔。”永乐十一年(1413)设贵州布政使司,至此贵州建省,成为全国十三个布政使司之一,中央进一步加强了对贵州的控制。来自安徽、江苏、江西、河南、湖北的军人及家眷,在贵州安顺、平坝、镇宁,聚族而居,垦田为生,形成大小屯堡。
  
  贵州1413年建省时,面积小,人口少,贵州北部播州(今遵义)地区受辖四川。到弘治十五年(1502),贵州民户4万余户,人口为25万人。朱元璋把16万至20万大军改为屯兵,常驻留戍贵州,可见屯兵之重。
  
  经过洪武时期的努力,社会生产逐渐恢复和发展,史称洪武之治。
  
  大浪淘沙,疾风化石。贵州安顺地区300多个石头屯堡村寨,大都保存下来,成为明代历史的活化石,见证600年大明帝国军魂,见证贵州建省的历史因缘。
  
  二、遗世独立
  
  悠悠600年,数不清的朝朝暮暮,看不尽的大江东去,明朝征南大军及家眷带来的中原和江南文化,与贵州当地文化融合、发展和演变,“屯堡文化”就此成形,是历史、地理、军事的特异遗存和瑰宝。
  
  语言:经数百年变迁,屯堡居民未被周围方言同化,至今仍保存着中原和江南语音的一些特点。
  
  服饰:屯堡妇女古旧的装束沿袭了明清江南汉民族服饰的特征。
  
  食品:屯堡人惯用易于储存和收藏的食品,有着当年便于征战给养的特性。
  
  信仰:屯堡人与汉民族的多神信仰一脉相承。
  
  民居:屯堡人以石头营造的防御式民居,构成安顺地区特有的地方民居风格。
  
  婚姻:不与周边的其他民族通婚,形成“屯对屯”“堡对堡”“民屯对民屯”“商屯对商屯”的婚姻圈子。
  
  戏曲:屯堡人的花灯曲调带有江南小曲的韵味。原始粗犷的屯堡地戏,富于汉族征战特色。
  
  ……
  
  贵州屯堡文化浓厚的明代遗风的成因大抵是:
  
  安顺地区地处贵州中部,所处的自然环境,与中原、江南相近,适宜民居。
  
  安顺地区海拔1100米左右,延绵不绝的峰林峡谷间都有大小不等的平坦盆地。平坝,这个县的得名,就是它得天独厚地拥有4块面积超过万亩的坝子。安顺地区年平均温度为15℃,年平均降水量为1200毫米,这种亚热带气候,四季分明,春暖风和,雨量充沛,雨热同期,植被多样,土壤肥沃,与中原、江南相近。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农作物生长较快,尤其是水稻、小麦和油菜等主要作物大面积种植。有的一年两熟,土地的复垦率较高,因而这里一直都是农业主产区。山地鞍部有泉水出露,便于生活和灌溉使用;房屋建在山腰地带,离田坝较近,劳作方便。加之安顺地理位置带来交通方便,适合移民生活居住。由于常绿植物多,全年葱郁,能起到很好的隐蔽作用,便于军队驻扎防卫。在安顺这片土地上,密集的屯堡群落,成为西南一带屯堡最集中的地方。徐霞客游至普定卫(今安顺市)对所见颇为赞叹,在其《游黔日记》中写道:“城垣峻整,街街宏阔……市集甚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聚族而居,世代相守,对屯堡文化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现今,中原、江南卫所,乃至天津卫、广州卫的特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安顺平坝还维持、保留着中原的风俗习惯。集团移民、风俗传承,有超稳定性。
  
  其次,明朝执行的是世袭军户制。一个家庭一旦被编为军户,其子子孙孙就只能有一个职业——从军。实行屯田制以后,大批的屯田官兵集中连片,保持着军队的建制,平时以耕种为主,并负责保卫周边的区域;一旦发生战争,则整装开赴前线。这种自成体系亦兵亦农的建制,不同正规军队需要换防。一份对大明的效忠,换来固定的土地和家园。整体性的同在异乡为异客,导致一种大异客即大老乡的文化认同,就把这些来自安徽、江苏、江西、河南、湖北等地的“乡亲”紧密联系在一起,传递着同一文化信息、同一生活形态。《安顺府志·风俗志》载“屯堡人即明代屯军之裔嗣也”,在相对固定的生活圈子里互动互助,共同塑造了屯堡文化的魂。
  
  第三,民国《安平县志》卷五称:“屯堡(人),即明洪武时之屯军。”故“屯堡”之名似为“屯军”与“堡兵”各取一字的简称。推行屯田制呢,多是以一个家族或几个大姓来设屯建堡。朱元璋非常清楚,传统的宗法思想所产生的内聚合力和外在张力,能汇聚成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实施“填南”方略,营造军事重地“汉多夷少”,集小力为大力,以家族为主体来建构屯堡片区,是最佳选择。在众多屯堡村寨中,仍以大姓为主体,他们聚族而居,建祠堂、修宗庙、上祖坟、续家谱,用传承的宗法思想延续本族延绵的历史与光荣,其结果是对屯堡文化的沉淀发挥了固化作用。
  
  同时,在宗法思想支配下,婚姻观讲究“门当户对”。屯堡人不与周边的其他民族通婚,保证家族血缘得以延续。这种世家通婚的姻亲关系,自为一脉,自成一体,形成了一种互助互动的人际网,把固有的信仰、民俗、习尚等文化具象凝聚起来,保存下来。
  
  屯堡人是明朝开疆拓土的功臣。对土著民族,他们是征服者、占领者;在填南移民中,他们是先驱者、开拓者。这使他们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和优越感,居高临下,歧视当地民族及后来的商屯汉人。这就有点像上个世纪中国独特的各种“大院文化”,乃至后来的“三线工厂”。
  
    三、石头城
  
  屯堡建筑依山傍水,就地取材,注重防御功能——屯堡村寨与其他村寨的最大区别在于具有军事防御作用,以军事防御为目的,聚伍为营,聚族而居,立栅建寨,分布在山野林间。屯堡人就地取材,以石为主的建筑材料,把石头工艺发挥到极致,构成安顺屯堡所特有的地方民居风格。在村寨四周砌有围墙,整个民居坐落在石头砌成的坚固高耸的围墙内。屯堡民居的建筑主次分明,其构架均为穿斗式木结构,靠木屋架承重,石墙起维护作用,内部间隔和门窗为木板,窗棂上有装饰,用薄石块盖屋顶。四周墙壁均有枪眼和观察孔。道路纵横交错,相互连通,再配上碉楼、碉堡,形成易守难攻的防御建筑群,整个村寨也成为石头的世界。
  
  安顺盛产天然石材,各种板材、大理石、花岗岩,广泛应用于城堡、民宅、道路。在安顺,一个屯堡就是一座全然的石头城,一户民宅就是一座纯粹石头的房屋。
  
  屯堡建筑,放眼望去,石头的房,石头的路,石头的墙,高的、矮的、远的、近的,全是石头的灰白色连缀成,错落而有致。走进屯堡人家,所看到的是石头的碾子,石头的磨子,石头的碓窝,石头的水缸……屯堡民居生活于一个石头世界。
  
  这大约是远道而来的屯堡人与贵州最“亲密的接触”,最接贵州地气,与贵州地域最具象征性的相融。
  
  从历史上看,屯堡是为御敌所建。现在屯堡村寨中,残存着许多垛口、炮台。无数屯堡连缀成一个防御体系,屯堡民居就是这个体系中的一个细胞。若有征战,既可各自为阵,又可互相支援。村寨内部的巷子互相连接,纵横交错,巷子又直通寨中的街道,形成“点、线、面”结合的防御体系。靠巷子的墙体,留着较小的窗户,既可以采光,又形成了遍布于巷子中的深邃枪眼。低矮的石门,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军事功能。就和平时期而言,既可确保私密性,又增加安全感,同时又维系民居之间的日常联络。
  
  当地民众对陌生的外来文化和官府强权政治,抱有恐惧和反感,各种矛盾和冲突时有发生。从洪武二十六年到成化十四年,普定卫西堡长官司多次联合邻近“蛮贼”杀人掠财,烧劫屯堡,聚众作乱。明末天启、崇祯年间,水西彝族土司安邦彦叛乱,贵阳遭受重创,安顺地区也未能幸免。平坝卫城两次被围攻多日,最后虽力御保全,但民众生命财产损失惨重。我们从现存屯堡民居特有的厚重石墙及冷峻的箭孔枪眼之中,不难想见当年战争呐喊及硝烟密布的惨烈场景。
  
  屯堡民居的建筑,高蹈的有四合院,与华东、江南四合院布局相似,全封闭格局。四合院有朝门、正房、厢房。朝门形似“八”字形,两边巨石勾垒,支撑精雕的门头。门头上雕有垂花柱或面具一类装饰品。正房则高大雄伟,木制的窗棂上、门簪上雕刻着许多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厢房紧依正房两边而建,前面为倒座,形成四合,中间为天井。天井是用一尺厚的石头拼接而成,四周有水漏。
  
  沈万三是天龙屯堡旅游一个以讹传讹的推介“名片”。据当代著名明代史专家顾诚考,明朝没有沈万三。这自然不属本文考据重点。我在今天的龙屯堡看到沈万三故居纪念馆和“中华财神沈万三祠”。故居建筑材料也以石材为主,但整体装修更接近江南青砖白瓦的风格,四周墙壁均用白灰粉刷而成。故居大门也比一般人家的装饰精美、高大。依次按大门、副门、厢房建造,形成三进三出的大格局。除了四面墙壁为石材建筑而成,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