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

传说中的洛龙横卧在入口

传说中的洛龙横卧在入口

  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老树新花,

  在马尼拉成为这座城市的亮点~

  博物馆是知识的矿藏,不管大小,都有丰富的蕴藏。博物馆既储存知识,又挖掘知识,同时还生产和输出知识。因此,一座优秀而杰出的博物馆应该有完整的知识产业链,只有当这个知识产业链具有完整的传动链条,而且每一个部分都能有效的配合和联动,那么,博物馆就真正活起来了。

  发达国家和一流的城市都有自然历史博物馆,华盛顿、纽约、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每天都是人头攒动,来这里的观众在一座城市的博物馆群落中往往都是独占鳌条。它特别吸引青少年,包括儿童。位于首都马尼拉的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原是菲律宾旅游部的办公大楼,前总统拉莫斯于1998年批准了已故参议员埃德加多·安加拉依据《国家博物馆法》提出的建议,改建了这座有着90年历史的老建筑。如今的华丽转身,老树新花,使得这座博物馆在马尼拉成为这座城市的亮点。

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

  镇馆之宝——洛龙(LOLONG),

  关于洛龙的一切和所有都构成了这一展品的故事。

  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首先在改建中叙述了“马尼拉”这个与树相关的传说,表明了该馆与马尼拉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就是在这个巨大“生命之树”的下面,也是在博物馆入口处,安放了该馆的镇馆之宝——洛龙(LOLONG),它是菲律宾可以养殖的最大的咸水鳄鱼。人们进馆之后往往都是围着它看看传说中的如此。这是一件非常逼真的复制品,它的一副十多米长的骨架标本悬挂在二楼接待大厅的天花板上。2011年9月,菲律宾捕获到一条咸水鳄,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列为人类至今活捉到的最大的鳄鱼,身长超过6米,体重超过1吨。洛龙(Lolong)是以捕捉小组中因突发心脏病死去的队员名字来命名的。这一巨型鳄鱼在被捉到之前曾涉嫌吃掉一名农夫和咬伤一名女童,因此,传说中有很多不解的内容,也是引起社会恐慌的祸根之一。“洛龙”曾被被安置在当地的一个生态园区内供游客观看,2013年2月10日,“洛龙”死亡。此后,澳大利亚名为“凯撒”的鳄鱼又重新登上了头把交椅。“凯撒”身长5.48米,它实际上只比洛龙稍微小一点,可是,它在“洛龙”出现之前一直享有世界最大被捕获鳄鱼的头衔。咸水鳄是世界上最大的爬行动物,它们通常能长到5、6米,寿命超过100年。人们往往是望而生畏,闻风丧胆,可是,进入到博物馆之中,人们因为在博物馆而壮胆,非但没有任何畏惧,相反,却大胆靠前。关于洛龙的一切和所有都构成了这一展品的故事。博物馆是把自然奇观与社会新闻通过实体来传递给公众,而人们围着它是在还原各种猜想以及满足好奇的心情。

  很多展柜都附带有可以拉开的三层抽屉,拉开它就是打开一扇知识的大门——植物、蝴蝶标本等等~

  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整体设计就是

  以知识和故事来编织策展思路~

  自然之奇妙,在世界上每一个区域内都有其自己的特点和特产,因此,在博物馆中所呈现的这种知识不仅关系到这个区域中的公众,同时对于进入到这个区域中的外人来说,也因为陌生而产生特别的好奇,从而激发人们求知的欲望。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整体设计就是以知识和故事来编织策展思路,并用各种知识和故事来塞满每个展厅。该馆的展览策划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呈现这个国家的自然与历史,让每一位进入到此的观众都能够感受到这个国家的自然和历史的魅力。森林生物展厅进门的热带雨林,树上的猕猴、枝头的鸟以及咸水鸭等等,构成了属于这个地域的自然的交响。而这里的很多展柜都附带有可以拉开的三层抽屉,拉开它就是打开一扇知识的大门——植物、蝴蝶标本等等,这些在博物馆中的自然哪怕是成为标本,依然在叙说生命的故事。展厅中用于教育的部分,有可以拓印的树叶等,拉近了人们、尤其是青少年与知识的距离;海洋生物展览厅中有个潜艇的装置,观众身临其间就好像潜水员一样在海洋中看到游弋的鲸鲨与海豚,还能看到螃蟹、海螺以及红珊瑚。如此等等,内容不同,方式异样,表现了不同知识体系间的内在差别。

展厅中的红树林

展厅中的红树林

 

展厅中的公共教育区,树叶,可以拓印

展厅中的公共教育区,树叶,可以拓印

 

海洋生物展览厅中的潜艇装置

海洋生物展览厅中的潜艇装置

  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全球范围内可能不足挂齿,

  可是,它在亚洲应该是处于前列~

  自然与自然现象不仅是科学和知识,也是与人共存的故事。因此,博物馆的策展如何把这个故事讲好,如何把知识用博物馆的方式传递给观众,就显得非常重要。博物馆要根据自己的藏品讲好自己的故事,从而形成自己的特色,这是每一家博物馆都必须面对的问题,除非它不想做好自己的工作。当然,如今在中国,各种不同类型的博物馆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很多并不是不想做好自己的博物馆,而是因为根本上不懂博物馆。无疑,不懂博物馆就不可能做好博物馆,而对不懂博物馆的人说做好博物馆的事,那就是对牛弹琴,真正是瞎耽误工夫。

  无疑,论规模,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全球范围内可能不足挂齿,可是,它在亚洲应该是处于前列。我想,如果在中国能有这样的一座自然历史博物馆该有多好。这是参观的观感,也是感观的结论。

责任编辑:小旭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