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在巴林落幕

   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在巴林首都麦纳麦落幕。今年中国的梵净山顺利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今年委员会共审议28个项目,包括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和混合遗产。

  在审议过程中,可以看到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决议与咨询机构推荐意见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仅存在于新的申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项目的审议当中,也存在于保护状况审议等其它世界遗产事务当中,不仅今年存在,历次大会也都存在。一些代表认为,本届委员会明显地表现出对专业机构的工作不信任。

  此次世界遗产大会的申报项目审议首先从文化遗产开始,6月29日下午完成了4个项目的审议,有3个文化遗产列入《名录》。它们是:肯尼亚的史前石质遗迹考古遗址(ThimlichOhinga Archaeological Site);阿曼的卡尔哈特古城(Ancient City of Qalhat);沙特阿拉伯的阿萨绿洲——不断进化的文化景观(Al-Ahsa Oasis, an Evolving Cultural Landscape)。

  6月30日是第42届世界委员会会议审议申报项目的第二天,共审议了10个项目,均为文化遗产。委员会将其中6个项目列入《名录》,对2个项目要求重报(Deferral),1个项目要求补报(Referral),1个项目进行延期。

  7月1日第42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共审议7个申报项目,4个文化遗产和2个混合遗产列入《名录》,1个文化遗产被要求重报。据一直关注世遗的”清源文化遗产“报道,在7月2日议程的最后,瑞士、瑞典、斯洛文尼亚、新西兰、加拿大、丹麦和哥伦比亚等国家作为观察员国对本届大会的审议情况发表了评论。大家都明显地关注到本届大会委员会与专业机构之间不同寻常的意见分歧,对此感到担心。

  这些代表的发言几乎一致强调,公约的精神需要得到维护,名录的可信度需要得到保障,委员会、缔约国、遗产中心和咨询机构之间的对话沟通和合作精神非常重要。尽管项目列入名录后可以继续完善保护管理,但影响名录可信度的项目还是应该在列入之前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而本届委员会明显地表现出对专业机构的工作不信任,审议中做出了一些违反公约和操作指南的行动,甚至破例将咨询机构不建议列入的项目在突出普遍价值还没有讨论清楚的状态下就直接列入名录。这种现象亟需通过机制和操作细则的完善来解决。加拿大代表表示,尽管会出现我们不同意咨询机构对本国申报项目评估结论的情况,但我们也会对其意见表示尊重并采取主动撤回的方式。丹麦代表表示,我们能向本国还继续坚持以公约精神、操作指南的标准艰辛努力保护管理和申报世界遗产的人们传达本届大会的什么信息呢?这一届大会申报环节的情况会让践行公约的努力变得越来越困难。哥伦比亚代表以本国历经15年成功申报的案例表示,与咨询机构的合作会碰到困难,但应该坚持相互理解合作。

  通过补报顺利列入的 ThimlichOhinga考古遗址

  

  ThimlichOhinga Archaeological Site

  肯尼亚申报的这个项目位于维多利亚湖地区Migori镇的西北部,这个石墙包围的定居点可能建于公元16世纪。Ohinga(即定居点)表面看来主要为社区和畜牧业安全服务,而实际上反映出基于宗族关系形成的社会个体与他们之间的相互联系。Thimlich Ohinga是这些传统围合结构中最大和保存最完好的。这是大型干石墙围墙传统的一个杰出案例,是维多利亚湖盆地第一个畜牧社区的传统,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叶。

  这是2015年第39届委员会会议决议要求补报(referral)的项目。缔约国按照决议建议在上游程序的框架中与咨询机构进行合作,完成了相关研究工作并修订了申报。今年咨询机构的评估认为其各方面都达到了要求,符合标准(iii)(iv)(v),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列入《名录》。委员会讨论中许多代表指出这个项目是上游程序发挥积极作用的良好典范,这个项目顺利列入《名录》。

  从要求补报变为准予列入的 Qalhat古城

  这个项目是来自阿曼的新申报,根据标准(ii)(iii)列入《名录》。它位于阿曼苏丹国的东海岸,包括由内墙和外墙包围的卡尔古城以及城墙以外的地区。在霍尔木兹王朝统治期间,该城市在公元11世纪至15世纪之间发展成为阿拉伯东海岸的主要港口。当今它为阿拉伯东海岸,东非,印度,中国和东南亚之间的贸易联系提供了独特的考古证明。

  对这个项目咨询机构的建议是要求补报(referral)。虽然ICOMOS认可了该项目具有OUV,符合标准(ii)(iii),并基本符合真实性条件,但是ICOMOS认为只有将沿海一带的海岸包含在遗产范围内,才能符合完整性条件,因为海岸线作为古城与海洋之间的过渡空间,在促进贸易交流方面具有重要的地理意义。同时,ICOMOS要求缔约国完成遗产管理计划,同时提议将遗产西南边界的高速公路部分划在遗产边界之外,并对今后发展可能对遗产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

  在委员会讨论中,巴林、科威特、阿塞拜疆和印度尼西亚均表示缔约国已经采取措施对ICOMOS的建议进行了回应,价值明确,可以列入《名录》。巴西、津巴布韦、中国、挪威指出这里证明了非洲和亚洲之间贸易和文化交流,具有OUV。挪威还指出该提名地来自《名录》上代表性较低的地区,将其列入《名录》符合全球战略的目标。委员会其他成员国纷纷表示支持,最终这个项目根据标准(ii)(iii)顺利列入《名录》。

  从不予列入到准予列入的 Al-Ahsa绿洲——不断进化的文化景观

  这个项目是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新申报,类型为文化景观。它位于阿拉伯东部半岛,艾哈萨绿洲是一个系列遗址,包括花园,运河,泉水,水井,排水湖,以及历史建筑,城市机构和考古遗址。从留存至今的古堡,清真寺,水井,运河和其他水务系统可以看出,它们代表了海湾地区从新石器时代到现在持续人类定居的痕迹。这里拥有250万棵棕榈树,是世界上最大的绿洲。 Al-Ahsa也是一个独特的地理文化景观,是人类与环境相互作用的典范。根据标准(iii)(iv)(v)列入《名录》。

  对于这个项目,ICOMOS在评估后给出的建议是不予列入(not inscribe)。ICOMOS认为,虽然这里自公元3-4世纪就有人类居住的证据,但是随着时代发展,这里现代灌溉设施已经取代了传统的水资源管理方法,现在的绿洲已不能反映出传统文明、传统做法和传统面貌。伴随社会变革,市场经济取代了社区管理方法,尤其是城市的迅速增长使得绿洲已不能体现人与自然的关系。类似的绿洲在阿拉伯地区有很多,比较研究不能证明这里具有OUV,也不符合任何一条标准,不满足真实性和完整性条件,因此ICOMOS建议不予列入《名录》。

  但是在现场讨论环节,委员会的讨论结果却与ICOMOS的建议完全相反。科威特率先提出,对于这个项目ICOMOS给出了否定评价,但是委员会可以决定最终的结果。他认为很多国家不理解绿洲的意义,因为他们的生存中没有绿洲存在。绿洲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了生命延续必须的水资源,使得他们在恶劣的气候下生存了两千多年,并发展出众多的文化。这里这里或许不是我们印象中典型的文化景观,但是它也具有OUV。布基纳法索、巴林、中国等代表强调了这里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并指出这里处于沙漠、山脉和海洋的交汇之处,发展出独特的文化,并展现出人类不断适应自然的能力。古巴和巴西代表指出,这里属于《名录》上低代表性的遗产类型,如果列入会让《名录》更加平衡。其他许多委员会成员国代表均表示支持这个项目的列入。澳大利亚代表认为通过申报文件可以理解这里具有OUV,但对这一项目较好的处理方式是要求补报(referral)。不过因为委员会以达成共识为主旨,澳大利亚也同意多数代表的意见。没有委员会代表对将这里列入《名录》提出反对意见,因此这个项目当场列入《名录》。

  孟买的维多利亚时代及装饰艺术风格建筑群(印度)

  孟买的维多利亚时代及装饰艺术风格建筑群(Victorian and Art Deco Ensemble of Mumbai)由两组建筑群组成,一组是建于19世纪后期拆除早期殖民地城堡后建造的维多利亚哥特风格公共建筑群,另一组是20世纪中叶沿填海形成的后湾滨海展开的印度装饰艺术风格建筑群。这两组建筑群以巨大的椭圆广场(Oval Maidan)为核心形成相互对照的连续城市空间序列,从城市中心向西面的海湾展开。整组遗产见证了孟买在百年中从早期殖民地城镇向国际化贸易都市发展的两个重要阶段在建筑风格和城市空间上鲜明的变化,和这其中外来艺术风格与文化本土文化的融合。该项目代表了一种典型的从跨时代历史变迁的视角理解并认知历史城区遗产的方式,其价值表达和申报文件技术逻辑得到了咨询机构和本届委员会的一致认可,以标准ii和标准iv顺利列入。

  尼姆历史城市建筑群(法国)

  尼姆历史城市建筑群(Historic Urban Ensemble of Nîmes)是以一系列重要的古罗马建筑遗存为核心的历史城市片区,希望以标准ii和标准iv列入。或许是为了表达那些古罗马遗迹在今天仍被很好的利用,也或许是由于申报遗产区内有围绕在古迹周边大量的现当代建筑,该项目初始的名称为“尼姆-从古代到现在(Nîmes, l’Antiquité au present)”。但不像印度孟买的项目成功的从遗产价值认知上将古代与现当代的建筑群落和城市肌理组合为一个整体,以传统历史城区概念申报的这个项目,既没有在古罗马遗迹的层面很好的证明其突出普遍价值,也无法有效解释零散的古迹试图构成历史城区时在真实性完整性方面的缺失。最终委员会认同咨询机构的评估结论,要求其“重报”。

  从要求重报变为列入的萨珊王朝考古景观

  伊朗以符合标准i、ii、iii、iv、v为由申请法尔斯地区的萨珊王朝考古景观(Sassanid Archaeological Landscape of Fars Region)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在咨询机构的评估报告中,虽然标准iii和v的潜力被认可,但因缺乏有证据性的比较研究、监测管理体系和真实性完整性,而建议为“要求重报(Ddeferral)”。在委员会审议中,西班牙、澳大利亚、匈牙利等大部分委员国都认为,该提名地作为萨珊王朝的诞生地和王朝权力的象征,具有重要突出的历史见证价值,同时也是独特的考古遗址景观,对填补《名录》主题和地区空白有所帮助,一致同意将决议更改为列入。最终,法尔斯地区的萨珊王朝考古景观以标准ii、iii、v列入《名录》。

  长崎及天草地区受迫害基督教徒相关遗产(日本)

  长崎及天草地区受迫害基督教徒相关遗产(Hidden Christian Sites in the Nagasaki Region)是一个由12个遗产点构成的遗产,包括17至19世纪期间的10个村庄、一个城堡、以及一个大教堂。这些遗产点共同反映了基督教传教士和移民在日本的早期活动,见证了他们所创立的独特的宗教传统。该项目曾在2016年因咨询机构“要求补报”(Referral)而主动撤回,而在今天,委员会一致认可了其申报的完整度和价值重要性。该遗产也顺利列入《名录》。

  作为系列遗产的山寺——韩国的佛教名山寺庙

  山寺,韩国的佛教名山寺庙(Sansa, Buddhist Mountain Monasteries in Korea)在申报时由7个寺庙构成,而在咨询机构评估报告中,认为只有4个寺庙符合价值标准,建议遗产要素减至4处、同时去掉标准iv仅以标准iii列入。在委员会讨论中,西班牙、中国、印尼、乌干达等委员国则认为系列遗产应作为整体认知。最终,该提名地决议被更改为以完整的7个要素列入《名录》。

  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的墓园及纪念场所(比利时/法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的墓园及纪念场所(Funeral and memorial site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Western Front)是一个跨国的系列遗产地,根据标准(iii)(iv)(vi)进行申报。它包括位于比利时北部和法国东部之间的139个遗产点,跨越1914年至1918年间德国军队和盟军开展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部战线。提名的遗产地包括不同类型的墓地——军事、战场墓地,医院墓地和遗骸经过重组的墓地及相关的纪念建筑。

  申报文本在价值标准阐释中认为,申报项目见证了对在战斗中牺牲者的崇敬。无论其社会或文化背景如何,每个牺牲者都得到了纪念 ,这本身就具有普遍意义。

  申报文本还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埋葬和纪念场所,展示了具有卓越品质的装饰、建筑和景观元素的类型 。 它们根据文化身份或民族风格创作和组织,对美学的关注是普遍的。它们创建了致力于记忆所有在战斗中牺牲者的纪念系统。 它们的规模和数量表达了全球战争破坏力所达到的前所未有的规模。 它们的位置通常围绕主要战场,并与直接见证冲突的元素相关联,创造了一个纪念性景观。

  申报的缔约国提出,对在战斗中死亡的人的共同记忆是申报的主题。数以百万计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参加集体纪念活动、机构活动或由志愿团体组织的活动,这些活动可能是国际性的,国家性的或地方性的。在这些地方,回顾历史具有特殊的价值。今天,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埋葬和纪念场所已成为沉思往事和纪念死者的地方,它象征着和平与和解。

  ICOMOS在评估中认为,这个申报项目的价值涉及战争、悲剧和损失,申报文本没有分析和理解这样的申报是否可以反映出战争的严重性、范围和不人道行为。因此这项申报存在价值判断的问题,申报的完整性也无法确定。

  对于这一申报,委员会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部分委员国因这种与战争相关的遗产如果列入可能涉及到负面的记忆而提出了保留意见。申报的缔约国则提出,保护这样的遗产正是保护我们的记忆。任何事情都同时有不同的方面,记忆不应该被分为正面的和负面的。

  委员会成员认为,这是一个重要而十分复杂的议题,因为它挑战了《公约》存在的基础。在现阶段,委员会和咨询机构都难以对这个类型的遗产价值做出科学而可信的判断。可能需要召开国际专家会议对此进行研究,并成立工作组来制定相关的指南,以明确如何评估此类遗址地是否符合世界遗产要求。在这样的工作进行之前,任何判断都可能有失公允。

  最终,委员会决定推迟这个项目的审议,直至缔约国和专业咨询机构可以全面反思是否以及如何处理与最近的冲突或其他负面的、造成不合或分裂的记忆相关的、可能与《世界遗产公约》的目标和范围相关的遗产问题。

  7月1日第42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共审议7个申报项目,列入《名录》4个文化遗产(其中有1个20世纪遗产),分别为伊夫雷亚,20世纪的工业城市(意大利)、麦地那-阿尔扎哈拉伊斯兰王国城市(西班牙)、哥贝克力石阵(土耳其)、瑙姆堡大教堂(德国),2个混合遗产(其中包括一个文化景观),分别为赋予生命的土地(加拿大)、奇里比克特山脉国家公园“马洛卡的美洲豹”(哥伦比亚)。科内利亚诺和瓦尔多比亚德尼的普罗塞克山丘(Le Colline del Prosecco di Conegliano a Valdobbiadene)(意大利)被要求重报。其中,委员会又一次改变了咨询机构不予列入(not inscribe)的建议,将德国瑙姆堡大教堂直接列入(inscription)世界遗产名录,使其成为德国第42处世界遗产。瑙姆堡大教堂(Naumburg Cathedral)历经三次申报、三次申报的主题、价值阐述、区划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加之今天的审议过程,这一申报实在是起伏跌宕。

责任编辑:小旭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