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县拟对鹤林寺考古发掘立项

  界岗位于南昌县黄马乡,这里的一些明清文化遗存如今成为县级保护单位。八大山人为何隐遁在饶氏家族的家庙鹤林寺?鹤林寺曾粥锅不冷,粥僧120余人,南昌县会对鹤林寺进行考古挖掘吗?跋文中令人向往的菊庄又在如今界冈的哪块禾田或者丛林中?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鹤林寺残垣断壁

  已被纳入文保维修名单

  像挣脱了大地的束缚,拱出了封冻的泥土,顶开了冬天落叶的覆盖,露出了尖尖细嫩的春笋一样,隐藏巨大秘密的小山村介冈被找到,为南昌县开发、利用和打造“八大山人”这一“城市名片”,送来了“及时雨”,也为南昌县开启历史文化旅游宝库,送来了钥匙。

  因此,南昌县委县政府极为重视这一发现。今年4月24日,还在黄马乡举行了“黄马乡全域写生研讨会”,邀请了萧鸿鸣,以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博士生导师、教授包林,艺术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武洪滨等23名省内外知名艺术家,就黄马乡着眼人文和自然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进行了智慧的碰撞。

  萧鸿鸣告诉记者,4月24日,参加研讨会的艺术家来到黄马乡介冈村,感受了鹤林寺的静谧幽深。当得知东方现代绘画之父八大山人早年曾隐居鹤林寺,并进行了许多书画创作时,艺术家们都感到很震惊,并纷纷表示,要尽快挖掘和保护好这些历史遗迹。

  5月16日,黄马乡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甘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萧鸿鸣老师的考证,从“癸巳”(顺治十年,1653年)前的二三年,到到康熙五年(1666年)在奉新芦田“耕香院”作《水墨花卉》,八大山人已在介冈生活了十五六年。

  也就是说,八大山人在介冈鹤林寺隐居时间段,大概是二十四五岁到40岁左右,正值青壮年阶段。可以说,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艺术观的形成并渐趋走向成熟,都来源于介冈给予他的这段相对平静的佛门生活。不难想象,没有介冈,就不可能有影响中国自清朝267年以来的美术、书法,以及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一大批画坛大师;没有介冈,也就根本谈不上被日本、著名美术史家大村西崖誉为“海派之本”的艺术巨匠八大山人;没有介岗,或许清朝267年以来的中国书画史也得重写。

  如今,随着八大山人的出家地(介冈)问题的解决,其将成为南昌县黄马乡发掘文化遗产、生态旅游工程的重要支撑点,为打造黄马乡的文化品牌,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因此,南昌县已在准备对鹤林寺考古发掘立项。

  甘霖透露,目前,鹤林寺已被纳入南昌县2018年文保维修名单,考古发掘立项后,还将对鹤林寺及灯社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再现八大山人在介冈的禅门生活场景。

  堪称秘境的人文古村

  介冈是个什么样的村庄,艰难逃亡的八大山人为何能在此地平静地生活了十五六年?亡命天涯的他,为何在介冈找到了想要的安全感?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在介冈村进行了实地探寻。介冈村位于南昌县东南,经过香樟葱郁的白狐岭,再穿过一大片稻禾轻舞的田野,古村介冈就在眼前。整个村庄沿抚河河堤而建,坐落在抚河弯道,仿佛一处世外秘境之地,安静而有灵气。

  刚进村口,即见两尊象征身份地位的、由奇石雕琢而成的闭口狮子,让人感觉这个小山村除了灵气之外,还有一种贵气。随着走访,记者的这种感觉愈发强烈。进入村内,多处建筑的门楼、门楣,均为明清时期的人物、花卉等众多精美的砖雕装饰物,又分别嵌有“兄弟部堂”、“北海延釐”等显赫石匾。此外,村中还存有两口明代古井。

  陪同采访的老村长饶国祺告诉记者,介冈饶氏的始祖叫饶竦,宋代熙宁进士,曾做过太守,因得罪了当时推行变法的宰相王安石,后辞官迁居介冈,迄今已近千年之久。在明清时期,介冈村一度非常辉煌,因为位于南昌县、进贤县、临川区和丰城市四地交界之处,且临近抚河,是一个水运发达的交通枢纽地。这样一处地方,开阔了“饶氏族人”的眼界和思想。他们勤事耕读,尊师重教,不少饶氏族人通过科考进入大明朝的官场。

  尤其是在明清两代,自明万历二年(1574年)至崇祯十三年(1640年)的66年间,介冈饶氏族人先后出了七位进士、数十位举人,“或佐藩宣,或任卿贰”。其中,“兄弟部堂”更是至今仍被传为佳话。“兄弟部堂”中的“兄弟”,说的是饶位、饶伸两兄弟。饶位为万历八年(1580年)庚辰科进士,累官至工部右侍郎。饶伸为万历十一年(1583年)进士,累官至刑部尚书。为兄弟俩立匾的人也为身份显赫的朝廷一方大员——巡抚江西都御使包捷。“北海延釐”中的“延釐”,为祝颂语,寓意迎来福祥,能立此石匾的,也多是大户人家。

  不仅如此,村里饶氏嫁娶的不乏名门之后。“据族谱记载,饶宇朴的堂弟饶宇栻,就娶了当时南京兵部尚书熊明遇的女儿。”饶国平补充说,由于世代书宦,“介冈饶氏”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名门望族。

  鹤林寺斑驳的残墙

  由于人才辈出,身受皇恩,介冈“饶氏族人”还在村里建了家庙以供奉圣旨,这间家庙就是八大山人后来出家隐居的鹤林寺。饶国祺说,那时候,庙里香火旺盛,最高峰时,拥有粥僧120余人。遗憾的是,1978年前后,迫于生计,村里将鹤林寺卖掉了,鹤林寺由此被拆毁,如今只剩部分遗迹。

  沿着村庄一直往北,经过村后一座栏杆雕花的古桥后,大片的树木松林和竹海闯入记者的眼帘。饶国祺抬手指着竹影中掩映的屋檐说:“鹤林寺就在那里。”走近之后,眼前是一座具有明清规制及风格的青砖建筑废墟。废墟上,尚残留有一个稍显完整的侧门和一堵约有五六米高,二十米长的残墙。

  据饶国祺讲述,残墙是鹤林寺大雄宝殿的墙,墙砖上还写有神秘如天书的“上大”的字样。残墙周围,散落着遍地的破砖瓦砾,青砖边款上书写有楷书“二千”、“上七”、“下六”等字样。废墟后,是一座近年来复建,于2007年10月30日经南昌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审核登记,负责人为“释常和”的鹤林寺。

  看着眼前残留的废墟,负责介冈饶氏家谱管理的村民饶国庆说,此地为“下介冈”,鹤林寺后面不足百米的高台是鹤仙峰,也是八大山人在介冈的主要活动点,即“介冈之灯社”所在地,如今已成为果园,仅有古井一方遗留。再稍往北便是“上介冈”,饶氏先庐“菊庄”的所在地。

  饶国庆所说的“古井”,在记者看来也仅是一个小水洼,很难想象清浅的水底,竟然隐藏着与八大山人有关的世纪之谜。然而,“上介冈”满地随处可见的古瓷片、若隐若现的古宅基,又似乎在默默述说着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从“上介冈”再往北,是一座无名的小山。站在山顶上,记者发现“介冈之灯社”的地理位置确实绝佳,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像一把摇椅,灯社就在椅子的中间,环境清幽,又因离抚河不远而交通便捷。这在饶国平看来,灯社的绝佳位置,既有利于八大山人佛门修行,也方便其在危难之时从水路迅速逃离。

  “饶氏族人”节义庇护

  采访中,新的疑问又跳出脑海。仅仅在江西,自然地理环境胜于介冈的地方也不会少,更遑论全国,八大山人为何会选择介冈作为自己的隐居地?除了地理位置隐秘,水运交通便捷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原因?

  对此,饶国平认为,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那就是介冈“饶氏族人”的节义庇护。

  以介冈后世子孙人才辈出,节义尚贤的现象而论,饶氏族人在进贤介冈早已形成一个学有尚,业有成,识有义,颇具“饶氏价值观”的“饶学”体系,时人也多有笃信饶氏之学的文化现象。同时,有明一代,介冈饶氏人才辈出,深受皇恩,对朱家自然心怀崇意和忠诚。这一点,从后来清军入侵介冈时,饶氏族人壮烈殉节就可以证明。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饶宇朴一家,其父亲饶元珙、兄长饶宇柟,在顺治五年(1648年)清军攻打南昌进驻介冈时的“戊子七月”双双殉难,还有多位女性赴难,其家庭是一个为明王朝实实在在的殉义节士之家。

  因为族人被屠杀,介冈饶氏对清廷也无可避免地心怀仇恨。在感恩和仇恨之间,饶氏族人选择庇护明代王孙八大山人,可以说是一种内在的心理需求。

  有心理需求,还得有庇护的能力。饶国平说,根据族谱记载推断,这种能力应该是来自于饶宇朴的堂弟饶宇栻。清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饶宇栻考中举人,顺治九年(1652年)壬辰又高中进士,授翰林庶吉士。由此,介冈饶氏族人重新获得了满清新朝的进士门第。这也使得饶氏族人对八大山人的庇护有了足够的能力。

  隐秘的地理环境,饶氏族人的庇护能力,再加上介冈不同于一般穷乡僻壤的文化环境,这些都给逃亡中的八大山人带来了心理上的安全感。“而饶氏族人对坐落于介冈鹤林寺内的方外和尚八大山人,施以乡邻、庙宇、神祇应有的庇护,也是最隐秘、最恰当,使社会最容易接受的手段。”饶国平分析说。(江南都市 报)
责任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