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提供书本而非子弹的《万有文库》 背后有哪些故事

  1927年11月15日,距离王云五于1921年9月16日进入商务印书馆已经六年两个多月。他草拟了一份《商务印书馆印行千种丛刊目录》,一百余页文库本的小册子;并在封面上用红色印上楷体“敬求赐教”字样。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927年王云五担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

  王云五在《缘起》一文开始便说:“图书馆之有裨文化,夫人而知。比年国内图书馆运动盛起,而成绩不多遘。究其故,一由于经费支绌,一由于人材消乏,而相当图书之难致,亦其一端也。以言旧书,则精刻本为值綦昂,乃以全国每个缩印本或竟模糊不可卒读。以言新书,则种类既驳杂不纯,系统亦残阙难完备。因是,以数千元巨资设置小规模之图书馆,而基本图籍往往犹多未备。抑图书馆目的在使图书发生极大之效用,故分类与索引之工作洵为必要。”

  接者又说:“吾兹所计划者,非以一地方一图书馆为对象,乃以全国全体之图书馆为对象,非以一学科为范围,乃以全智识为范围。”并说明编选国学书籍、世界名著的选择方针。此外各科小丛书的比例,力求均匀,只有互相发明,绝无彼此重复。以人生必要的学识,灌输于一般读书界。按他创的中外图书分类法,刊类号于诸书角端,并各附分类卡片一张,以便上架;依他发明的四角号码检字法注明编码,以便排序。本丛刊的内容约一亿字,分为一千种,订成一千八百册。也就是说,订购了这套丛刊,便可成立一个小图书馆,提供各级人士入门,以及进一步阅读之用。

  书中的内容包括:缘起、凡例,和《国学基本丛书初集》一百种、八百册、五千万字,《汉译世界名著初集》二百册、二千万字,《学生国学丛书》六十种,《国学小丛书》六十种,《新时代史地丛书》八十种(以上二百种一千二百万字),《百科小丛书》三百种,《农学小丛书》五十种,《工学小丛书》六十五种,《商学小丛书》五十种,《师范小丛书》六十种,《算学小丛书》三十种,《医学小丛书》三十种,《体育小丛书》十五种(以上六百种约一千八百万字),每一种丛书的说明及目录;书末附七种图书的样张。此即《万有文库》的立意,和其出版宗旨。而其酝酿诞生过程,还得从头说起。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云五拟《千种丛刊目录》封面

  改进编译意见革新编辑观念

  也就是王云五进入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工作,差一天两个月之后,于1921年11月13日提出一份《改进编译所意见书》,请高梦旦与商务印书馆监理张元济考虑。后经两者详加考虑,并转告若干董事,决定正式聘请王云五为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高梦旦则自愿屈就编译所出版部部长之职,从技术方面协助王云五。《改进编译所意见书》共有七点,其中的第二点“以新方法利用旧数据也”尤为重要,系针对当时商务印书馆编辑事业,最不经济两点改进的实践。

  特别是同类书籍先后出版者,以初时未定统系,致不克并行,转为互相为敌,无形中所受损失,实非浅鲜。王云五提出编纂大部书籍之初,当先预计由此书可以产生若干子系或旁系之书,务使各具特长,相得益彰;并可利用原有数据之最大数量,以编同类书籍,是则自相敌对之患可免,而编辑费亦可省矣。并提出两个解决方案:其一规定所内外编辑事业范围,其二全所人员当作一种有机体之组织,俾收互助之效。更重要的是,第六点对于编辑观念的革新:“编著书籍当激动潮流不宜追逐潮流也”;至今仍值得我们参考。

  由浅入深,奠定根基

  1922年起,王云五实施初步整顿及编辑计划:一为改组编译所,延聘专家主持各部,朱经农任哲学教育部部长(后转任国文部部长,主持小学教科书及中学国语文之编辑),唐钺为总编辑部编辑(后转任哲学教育部部长),竺可桢为史地部部长,段育华为算学部部长,任鸿隽为理化部部长,周鲠生为法制经济部部长,陶孟和为总编辑部编译(后转任法制经济部部长),又聘请馆外特约编辑胡明复、胡刚复、杨杏佛、秉农山等,都是上海、南京两地的名教授,奠定以后学术出版的基础。

  二为创编各科小丛书,以作为此后千种丛刊之准备。商务印书馆最初的出版品主要为中小学教科书,次为参考用之工具书,再次为影印古籍,至于有关新学的书籍零零星星,缺乏系统,王云五首先拟从治学门径入手,即编印各科入门小丛书,计有百科小丛书、学生国学丛书、国学小丛书、新时代史地丛书、农业小丛书、工业小丛书、商业小丛书、师范小丛书、算学小丛书、医学小丛书、体育小丛书等。各种小丛书系以深入浅出的方法,分聘各科专家执笔,以二万字为一单册,四万字为一复册。

  三为将编译所原附设的英文函授科扩充,改称函授学校,原有的英文一科,另设算学科与商业专科。并任李培恩为商业专科主任,商业专科课程采用英文讲义,分约国内各大学商学院名教授编撰讲义,因此,商业专科之甚高,与一般大学商学院相似。

  经过王云五一年的整顿后,商务印书馆从1922年出版289种684册,至1923年即提高为667种2554册,为以往历年之冠。而且自这一年起,与各大学及学术团体先后订定出版丛书的合约多份,分别冠以各机构之名为丛书名称,例如北京大学丛书、东南大学丛书、尚志学会丛书、中华学艺社丛书等。同时增编各种分科词典。

  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原附设藏书处,命名为涵芬楼,收藏善本及一般参考图书,旁及外文图书达数十万册;不仅为私家藏书之冠,即方诸彼时规模最大之公立图书馆,毫无逊色。王云五接任编译所不久,即建议公开阅览,经张元济、高梦旦等人赞同,提经董事会通过,拨建筑费十万元,经费及添购费每年以五万元为度。于是开始就宝山路商务印书馆的对面建筑馆舍,系一栋钢筋水泥的五层楼房,与新建的编译所房屋接连。经营年余,至1924年3月落成。易名为“东方图书馆”,由王云五担任馆长。

  1926年3月,王云五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于年底开始试用。1927年2月,王云五创作中外图书统一的分类;此分类法至1927年4月全部完成。由于已开始进入编目流程,采用现代图书馆管理方法,于是东方图书馆在1926年5月3日宣告对外开放阅览。

  “万有文库”名称之由来

  王云五于1928年1月开始筹备《万有文库》第一集的编印,他对《万有文库》的构想及筹编经过,有下列公开的陈述:

  首先王云五的编辑目的如下:“尤以东方图书馆由我整理经年,已于1927年正式公开,其次一步骤,当是推己及人,想把整个大规模的图书馆,化身为无数量的小图书馆,使散在全国各地方、各学校、各机关,而且在可能时,还散在许多家庭。”

  接着又告诉我们:“我本此目的,自1928年1月正式开始筹备,期以一年有半的积极工作,于次年暑假开始陆续供应。我初时拟为该丛书定名为‘千种丛刊’,即并合各科丛书一千种,为一部综合的大丛书。后来细加考虑,犹以为未足,因我的想象中,曾寓有以一万册同样大小的有用图书,分期供应于图书馆;如以千种为名,便已自定限制,将来续出者,即未能括入。最后考虑的结果,始定名为‘万有文库’,隐寓一万册为最终目标之意,而不以千种为限。”这便是《万有文库》的诞生和由来。

  1929年1月28日至2月1日,中华图书馆协会在南京金陵大学开第一次年会,出席五十余人,王云五与袁同礼等十五人被选为执行委员。同年3月王云五受聘兼任上海市图书馆筹备委员。本年,上海地区采用王云五发明的“中外图书统一分类法”,从事图书分类编目的图书馆有市立、东方、青年会、浦东中学、申报流通图书馆。王云五在《万有文库》出版之前,对于图书馆的辅导工作,至此已经全面铺开。

  为苦难的中国提供书本而非子弹

  王云五做了这种周密的计划,认为销路一定好,所以打算印行五千部,当时商务印书馆机要科副科长盛桐荪认为初版印刷五千部太多,王云五坚持。与议人员都迁就他的意见,但第一个月却预约不到一百部,后来幸得浙江省财政厅钱新之的一笔可公可私的经费,为该省各县图书馆整批购买了一百部。藉此宣传,各省纷纷整购,五千部售罄。

  1930年3月上旬,王云五就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3月7日从上海乘比亚士总统号轮船出国,前往日、美、英、法、德、比等国考察管理。离开美国之前,曾接受纽约时报记者Abend的访问,畅谈商务印书馆情形及主编《万有文库》事。于1930年6月1日刊出,该文题名:“为苦难的中国提供书本而非子弹”。有关《万有文库》的访谈内容,摘要如下:

  “在他成为商务印书馆的总经理前,王先生任该馆的总编辑有年。在他的领导之下,有三百位著名的中国学者,经常为该馆担任编译、编纂,及撰写的工作。著名的中国哲学家胡适博士以及其他许多学术界的领袖都协助王先生的《万有文库》的编纂工作。他们希望这部巨著的价格能够低得使中国任何一个穷苦的小城市都能负担。但是,当这部巨著决定付印之际,却受到董事会部分强有力的董事的反对,他们恐惧这一出版计划会使该馆赔累不赀。可是,王先生以个人的去留力争,终于使该书在去年(1929)问世,每部售价中国国币350元。就在他离开纽约之前,王先生收到上海来电报已经售出四千三百部之谱。”

  眼前《万有文库》的零本,不时地出现在二手书市场,甚至以它为底本,进一步编辑成书。无疑这套书已奠定其历史地位,至今对出版仍有参考价值。
责任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