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彩的名义

  什么是水墨构成?我们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都应该学过黑白构成、色彩构成等等构成课,这些构成课的宗旨是从综合复杂的作品中抽离和提炼基本的构成要素,然后使用其中一种或几种要素进行较单纯的组合训练,由简入繁,从易到难,逐渐理清要素间的对立统一关系,并能熟练掌握灵活运用。那么同理,水墨构成也就是从优秀的水墨作品中分析概括出基本要素后进行的多种组合训练。

  那么水墨构成的基本要素是什么呢?简言之,就是笔墨。具体说有粗细、长短、方圆、疏密、浓淡、干湿等等笔墨语言。这很类似色彩构成中的黄蓝、橙紫、红绿等补色关系,是我们本能的生理需求把表面看似对立的双方联系在了一起。其实这样讲还是太笼统,每一对关系之中还有更微妙的变化,比如黄蓝,就有什么黄和什么蓝的关系,黄和蓝各自都有很多变化,于是他们的组合便更加千变万化。

  既然这里谈到了色彩关系,我想可以顺带简单解释一下大标题。不知大家有否发现,当代的水墨画创作与传统相比,由于观看方式的改变,在尺寸上都比较大,尺幅上也不再拘泥于传统的长卷立轴等,而更接近于西画。由此一来,传统的构图方式即画面构成也要相应发生变化。说到这,我想插一个壁画创作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壁画创作的大尺寸和在这大画面中保持相应的视觉冲击力,必然要求画面更趋于平面几何构成,更注重块面与块面之间的关系。我想一部分当代水墨画创作也有这样的要求。于是乎,当代水墨画创作方向中,墨块的运用成为强劲一极。这里的墨块不仅是没骨画法中较湿的较粗的能遮盖底的墨块,也是一切无论干湿浓淡、皴擦点染等等集积的点线汇合的面。这些无论如何变化的笔墨的体面化和块面化,具有了和作为平面填充体的色彩相应的作用与地位。因此,色彩构成的诸多原则也开始适用于水墨构成。“以色彩的名义”由此而来。

  唐代张彦远在他的《历代名画记》中提到: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飘飏,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代五色而綷,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意在五色,则物象乖矣。①我们早有以墨代色的传统,今天只是发挥得更加彻底更加广阔而已。其实墨就是色,色也可以是墨,丰富有序的水墨构成完全能形成光华耀眼、绚烂醇厚的色彩感。理清了这层关系,下面的水墨构成可以方便地由此展开了。

  首先,我们要明确以几何平面的墨块为主体的画面构成方式,以上边提到的基本笔墨语言为填充要素来进行水墨构成训练。接下来,以临摹的方式进入几种构成训练。

  一 用一种用墨和一种用笔方式进行临摹。如果只是“用一种用墨”一个限制条件,那我们完全可以用白描的方法解决造型问题,现在用笔方式上也限制在一种(这一种用笔可以是从传统中吸收的,也可以是与传统背道而驰的),那么为了区分图与底、物与物,必然要求我们加强单一用笔的聚合排列所形成的平面轮廓,这便是墨块的初步形成。但这墨块不是简单的剪影效果,首先,由于是单一用笔的组合,所以平面轮廓的具体造型与临本比,发生了奇怪的改变,这便证明笔墨即造型,有什么样的笔墨必有什么样的造型,笔墨与造型形影相随。这其实为当代水墨画创作的造型突破提供了一种新的思维。其次,事物之间有墨色变化,事物的深入刻划也需要墨色的交替变化,可是只给你单一用笔这一种材料,我们只能想方设法靠疏密变化、层次叠加等来制造墨色变化进行进一步的描写。这样一种单纯中求丰富的训练既启发了造型也开始加强我们对墨色变化的敏感辨识,而对墨色变化的敏感恰是“色彩名义”下当代水墨画创作的基础之一。

  二 用一种用笔和几种不同的用墨来进行临摹。几种不同的墨色交替使用,加上上边提到的用一种用墨和一种用笔时的处理手法,共同完成复杂的画面。使用了几种墨色之后,一方面使平面轮廓也就是墨块之间的关系更加清晰;另一方面使我们开始体会到不同深浅、不同质感的墨块并置所带来的种种视觉印象和心灵感受。

  有了前两步的积累,我们可以套用色彩构成训练的诸多模式进行创作练习。比如色调练习中有同类色组合和补色的组合练习,那水墨构成中也可有同一深浅不同干湿、同一干湿不同浓淡、不同干湿不同深浅等等组合练习。色调练习中还有命题创作,常见如《春夏秋冬》、《喜怒哀乐》等,水墨构成练习也可借鉴。由此展开,我们可以有旨在拉开对比的高长调训练、旨在比较微妙变化的低短调训练等等,让这些墨块形成调子,甚至造成冷暖,充满色彩感。当然还有同一墨色不同用笔的笔墨肌理训练……

  经过以上种种的练习和体悟,我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自由地使用各种用笔各种用墨组合进行创作。这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在这原点上,我们有足够的自信和冷静,我们有更高的远见和更大的抱负,因为此时我们怀揣一个骨架结实的大包,一份有秩序的行动大纲上路。了解和掌握了这个框架体系之后,我们对传统的欣赏和学习有了一个新的角度——在色彩名义下的水墨构成体系,而这个体系也是当代水墨画创作的重要基础之一。

  水墨逐渐具有了色彩的意义和价值,但我要在此着重强调一点:色彩名义下的水墨构成在向色彩不断靠拢时一定要坚守笔墨的底线。笔墨是历经千古的中国画在和其他外来艺术不断碰撞融合后的自觉,是独特的中国文化自身不断内省和嬗变中的纯粹。色彩似乎更倾向表象,更物质化,而笔墨更追求内质,更精神化。色彩名义下的水墨构成体现对色彩的崇扬,确也保留对笔墨的忠贞。这也是当代水墨画创作的重要基础之一。
责任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