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坚持于技艺磨练 奉献于非遗教学

2017-03-08 10:10:25   作者:马子申      来源:三晋都市报   已阅读

学生们在专心学习制作皮雕-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学生们在专心学习制作皮雕

 

  ——对话太原皮雕技艺传承人郭凯

 

  郭凯简介:

 

  今年33岁的郭凯,是太原市市级非遗项目——皮雕技艺传承人。他13岁开始自学皮雕,把家中流传的资料和技艺钻研得很透彻,自费去各大城市的皮雕大师处学习手艺,2010年担任山西省民间艺术家协会皮艺委员会秘书长;2014年创办“牛刀”皮雕工作室,专注于皮雕的制作和传承教学,同年其皮雕作品“画马”获得了山西省艺术博览会金奖;2015年9月由他整理申报的皮雕技艺被列入太原市第五批市级非遗名录。

 

  巧夺天工,原始粗犷,看似完全迥异的风格却可以完美体现在同一门手艺上,这就是皮雕。很多人对皮雕有误区,认为它是从西方传进中国的,其实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对皮雕技艺的记载,皮雕是以皮革为雕刻材料分类的一种雕刻技艺,多选用质地细密坚韧、不易变形的天然皮革进行创作,有小巧玲珑的手包,也有恢弘大气的墙布,结实耐用,美观大方。

 

  3月3日,记者于太原市万柏林区神堂沟村凤凰山庄处的“牛刀”工作室对太原市非遗项目皮雕技艺传承人郭凯进行了专访。

 

  踏入“牛刀”工作室时,感觉像走进了中世纪的欧洲古堡,中西文化的完美结合,将皮雕作品衬托得栩栩如生,手包的精致,墙布的大气,传统文化元素随处可见,惟妙惟肖,令人目不暇接。移步到二楼时,正有几人在专心学习制作,一丝不苟地雕刻着图案。“这些都是我的学生,他们的年龄、工作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是对皮雕技艺的喜爱,我开设工作室的目的不仅仅是制作销售产品,而是更倾向于教学,想把这门非遗手艺传授给更多的人,希望将皮雕技艺发扬光大。”郭凯对记者说。

 

  记者:请你简单介绍下“牛刀”皮雕工作室目前的情况。

 

  郭凯:“牛刀”工作室是我在2014年创立的,创设之初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相对好的环境来专心锻炼手艺,之所以选在神堂沟是因为这里地处西山脚下,远离喧闹的都市,非常适合静下心来磨练技艺。随着自己技术和名气的提升,现在“牛刀”工作室的运营相当不错,订单不发愁,比较愁的是没有更多的手艺工人来按时按质完成订单,很多单子已经排到几个月后了,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我慢慢将工作室发展成为上课教学的地方,只收很低的成本费用,为喜欢皮雕,愿意继承这门手艺的人提供最全面、最深度的教学,让这项非遗手工艺不断层、不消失、不没落。

 

  记者:现在非遗教学进展得如何?有没有遇到困难?

 

  郭凯:非遗教学进展得很不错,我也曾受邀在山西大学授课,来工作室学习的人都是源于对这项非遗手工艺的喜爱,我的很多学生学成后在太原市的各个购物商场开设了自己的门店,运营销售都还不错。除了基本教学,我还和一些小学有合作,小孩子们前来体验皮雕的DIY制作,培养这方面的兴趣,将非遗的理念早早教授予他们。遇到的困难可以归为两点:一个是教学中的问题,我个人毕竟不是老师,有时候解释得不太清楚,方法有待学习提高,师资力量也很薄弱,只有我一个人,时间很难安排;另一个就是资金问题,我的教学目的只是为了培养更多的人才,没有任何收益,与市面上许多的商业化教学不同,我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学生最少要在我这里学三四个月,有了一定能力才会让他们接活实际操作。而教学很占用时间,我做工的时间会减少,收益也会减少,现在开销很大,有时候还是比较难维持。

 

  记者:那你在非遗的教学传承中有没有得到过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和帮助呢?

 

  郭凯:近几年省市区有关部门对文化更加重视了,文化活动也越来越多,大环境就是一个很好的助力。太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经常会邀请我参加非遗精品的展览、文化传承教学、文化工作座谈会等等,还会联系许多媒体来报道我,增加我的知名度,减少我的发展压力;山西省民间艺术家协会,经常会组织皮雕艺人相互交流学习,共同进步发展;太原市万柏林区文化局也是尽力为我们非遗传承人争取更多的扶持资金,很多生存艰难的传承人都得到了帮助。

 

  以上这些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首先是发展前景很好,各种困难也少了,办活动、办教学都很便利;其次是提高了自己的审美水平,非遗想要发展创新,设计是最主要的,参加了许多文化活动交流后,对自己的艺术审美、创作理念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制作出来的作品更符合时代的潮流;最主要的还是对我们这些非遗工作者的培训,完善了非遗文化知识,夯实了理论基础,提高了文化素养,能更准确地解读相关政策。

 

  记者:最近制定的《山西省“十三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中提到了加大文化产品创新,推进山西文化走出去,作为非遗传承人,你怎么看?

 

  郭凯:我个人认为所有的非遗文化都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比如当下面对西方各类文化的冲击,很多年轻人崇尚西方文化,根本原因不在于我们的文化不好,西方文化虽然历史短,但近两百多年中的发展十分迅速,形成了从文化溯源、教学、传承、创新、生产、推广等完整的产业,所以它的竞争力很高。当然,西方文化其本质是无法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相比,但我们近几百年的文化发展相对滞后,需要学习他们的发展模式,更快地创新进步,形成自己独特的魅力和产业。

 

  最近几年,我省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对文化工作高度重视,扶持资金越来越多,优惠政策更切合非遗工作者的需求,还举办了很多文化活动。目前我们山西的非遗衍生品越做越好,销售也不错。谈到创新,我认为创新的核心是贴近生活,让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有需求、更实用才会有前途,比如皮雕做个包包、书本等,谁也消费得起,也都有用。这样才能凸显出竞争力,发展成为文化产业。

 

  记者:我们看到你的皮雕产品很时尚,你的顾客都有哪些群体,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人呢?

 

  郭凯:皮雕的顾客群几乎涵盖了所有人群,因为皮雕的价格区间很大,从两百元到三四万元不等,有符合于各个人群的产品,购买皮雕的人大部分是对这门手艺有一定了解和认可。这个手艺对皮革本身就有一定的质量要求,加上我们的处理加工、设计雕刻出来后可以长久使用,而且是有深厚文化内涵。

 

  我印象最深的是省内某大学的曹教授,他妻子很喜欢名牌包,结婚几年买了许多奢侈品皮包,而曹教授因为从事艺术行业,对奢侈品的虚高价格不是很认可,经常与妻子因此吵架。有一次,是他们结婚纪念日,吵架上头的曹教授不小心将妻子的皮包弄坏了,虽然后来得到了妻子的原谅,但也就此有了裂痕。曹教授找遍了全国各地的皮具制作大师都无法修复这个破损的皮包,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听朋友说我这儿可以制作修改皮具,就跑来问我能不能改,我工作室的第一个活就是修复他这个皮包。当把修改好的包交给曹教授时,他很激动地说:“这个包对我意义很大,它不仅是我对妻子的道歉礼物,更重要的是我多年的愧疚可以释怀,我们之间的伤痕可以平复。”当时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我没想到自己的手艺可以帮别人这么大的忙,更加坚定了我要练好这门手艺,将它传承宣扬下去的理念。

 

  记者:最后有没有特别想感谢的对象呢?对工作室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呢?

 

  郭凯:最想感谢的还是我妻子和岳母,因为刚决定全身心投入皮雕时,我是将全部积蓄用来买皮的,前两年毫无收入,就是自己窝在卧室里钻研皮雕技术,家务活也不做,孩子也基本没管,也不挣钱,但我妻子和岳母不仅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和照顾孩子,还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没有让我放弃这个手艺。手艺人确实是辛苦的,太多的时间用来学习和磨练技艺,对家里的照顾很少,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和帮助我也坚持不到今天。

 

  “牛刀”工作室的发展情况是越来越好,未来几年我会把主要精力集中在非遗技艺的教学中,培养出更多的人才来将这项非遗手工艺发扬光大,但非遗文化的传承和振兴任重道远。我会在非遗传承的道路上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把我所有的知识和技巧倾囊传授给下一代,让更多的人接触到非遗文化,将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宣扬传承下去。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