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画廊的新挑战:如何保持已故艺术家的市场鲜活度

2016-09-05 13:02:44         来源:艺术新闻   已阅读

  当艺术市场的风向标也开始转向历史时,如何保持已故艺术家的鲜活度,就不仅仅是策展人与学者才需要面对的问题了。在今年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期间,众多画廊都在展位的显著位置陈列了诸如麦克·凯利(Mike Kelley)、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以及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等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并且画廊也从这样的策略中收益可观。而与此同时,艺术品经销商代理艺术家遗产的竞争也在日益增强。

  佩斯画廊总裁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说:“在过去5年中,历史相对于当红年轻艺术家来说显然占了上风。”目前,佩斯画廊代理着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和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遗产。通常情况下,艺术家遗产中包含了艺术家选择不出售的作品(通常是他们最优秀的作品),而对于代理艺术家遗产的艺术品经销商而言,他们可以借此契机向艺术市场兜售这些极具历史价值却从未在市场上出现过的作品。

  画廊与艺术家遗产之间的合作关系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艺术家选择与多家画廊合作,有些则选择成立慈善性质的基金会。然而通常在达成任何协议之前,总有一些法律事务待处理。Cheim & Read 画廊的亚当·谢菲尔(Adam Sheffer)告诉《艺术新闻》:“这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契机,用来商讨对作品和艺术家而言最好的解决方案。画廊通常将艺术家遗产当作市场的晴雨表,并依此来解决相应问题。”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商业画廊便在重塑艺术家市场中起到显著的操控作用。2007年,Cheim & Read 画廊为琼·米切尔策划了一场纸上作品展,展出作品包含博物馆出借的藏品,并同时出版了专业研究人员所撰写的画册。在谢菲尔看来,这些“曾经被误解和低估的作品”并非研究对象,而是作为“完整的作品”对公众进行首次展示。这场展览也因此带来了艺术家市场的爆发。在巴塞尔艺术展期间,Cheim & Read 画廊以20万美元的单价售出了共计3幅米切尔1991年纸上粉彩作品。而另一家美国的博物馆也觊觎着艺术家创作于1958年的一幅未命名作品(这件作品曾经标价为550万美元)。

  然而这并非艺术界的新现象。佩斯画廊自1978年起就与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家族进行合作。格里姆彻称,由于现今的艺术家们更加活跃,他们的遗产也会更加丰富,这也赋予了画廊更为重要的使命。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的总监伊万·沃斯(Iwan Wirth)说:“一旦艺术家去世,要保持艺术家遗产的鲜活度是很难的。”他指出,艺博会是可以“重新向市场介绍并定位”艺术家的机会。

  豪瑟沃斯画廊在过去几年间代理了包括莉吉娅·佩普(Lygia Pape)、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以及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等在内的艺术家遗产,并开始在巴塞尔艺术展上重新向艺术市场推销这些艺术家。勒隆画廊(Galerie Lelong)的副总监玛丽·塞巴缇诺(Mary Sabbatino)说:“如果年轻一代的藏家不了解这些已故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这些艺术家很快就会被淡忘。”她还补充说,画廊为1985年去世的艺术家安娜·门迭塔(Ana Mendieta)策划的大规模展览与许多在世艺术家的展览“同等重要”。

  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 Gallery)代理了一批艺术家的身后资产,包括丹·弗莱文(Dan Flavin)、弗瑞德·桑德贝克(Fred Sandback)、阿尔·泰勒(Al Taylor)等。今年,卓纳画廊被选中成为安妮与约瑟夫·亚伯斯基金会(Anni and Josef Albers Foundation)的独家代理,并将其作品带到巴塞尔艺术展上。画廊的高级合伙人克里斯托弗·迪阿梅里奥(Christopher D’Amelio)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表示,画廊将在11月举行聚焦于亚伯斯的黑色和灰色绘画的展览。这次展览将会和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首秀同期举行。埃格尔斯顿在世时被认为是“彩色摄影之父”。

  与此同时,艺术品经销商们也在鼓励在世艺术家开始考虑资产管理事宜。今年3月,律师兼收藏家洛蕾塔·伍特伯格(Loretta Würtenberger)就与合伙人成立了“艺术家资产协会”(Institute for Artists’ Estates),旨在为在世艺术家及其继承者们提供各类支持。她说,协会的目标之一就是“要让艺术家们意识到,他们的资产将是他们的最后一件作品”。

  克里斯托弗·迪阿美里奥 卓纳画廊高级合伙人

  Q:卓纳画廊代理了一批艺术家的身后资产,包括丹·弗莱文、弗瑞德·桑德贝克、阿尔·泰勒等等。在选择艺术家遗产时是否有特定的基准?

  A:从一开始,我们的展览项目就对于过去抱有真挚的热情。我们获得艺术家的遗产,并在当代的环境下重新赋予其语境,因此每一份资产都是新的挑战。这些展览聚焦于艺术家生涯当中的某个特定主题,然后我们再相应出版书籍以提供新的学术研究视角,对博物馆展览也会有所助益。我们合作的在世艺术家都希望有机会和例如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或丹·弗莱文这样的艺术家一并展览,搭建历史与现在对话的场所。

  Q:你如何看待画廊和艺术家遗产管理基金会之间的合作?

  A:画廊在幕后提供一系列诸多的支持服务,包括作品维护、目录编定、摄影、储存、艺术史研究与学术,以及法律援助、金融计划、住房,常常也有医疗支持。帮助艺术家的家庭管理资产库存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尽力以保守但富有成效的方式来进行管理,以确保艺术家的名誉得到提升,作品也继续增值。过度出售某一部分受欢迎的作品是没有远见的,并且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我们花时间发掘那些较不具有名气的作品,将其呈现给公众。对伟大的20世纪艺术家遗产进行有效管理是一份巨大的责任,我们的任务,就是要通过我们的展览和与全世界博物馆的联系创造对这份工作尽可能多的关注。这份工作可能富于竞争性,但我们无视潮流,年复一年地将关注点放在我们的所有资产之上。这是一份长期的承诺。

  Q:通常来说,艺术家资产中包含艺术家最重要的作品,而这部分作品通常是不允许出售的。这种规定有改变的可能吗?你认为画廊、艺术家资产/遗产应该以什么样的模式来达成双赢战略?

  A:艺术市场总是准备好迎接崭露头角的新艺术家,以至成为极具收藏价值和历史意义的人物,因此,一小群艺术家的价格不断攀升,引来巨大的投资。我们将自身资产的兴趣焦点定在艺术史的一个特殊时刻,即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登上历史舞台的1960年代到1970年代。例如像唐纳德·贾德和丹·弗莱文这样的艺术家塑造了我们今天看待建筑和设计的方式,以至达到理所当然的地步。对这些艺术家进行展览,就是向所有人呈现艺术家极致的创新精神,我们感到他们对于艺术史的贡献达到了最高峰。客户会从这些展览当中学习并获取作品,以此为艺术家建立一个整体强劲的艺术市场。

  Q:你是否支持中等估值的年轻艺术家在世时就建立自己的资产?

  A:一些艺术家会于在世时就做好工作,在自己的资产管理中充当积极角色 .例如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就正和卓纳出版社(David Zwirner Books)积极合作准备自己的作品分类目录,现在已经包含500幅以上的作品。丽萨·尤斯卡维奇(Lisa Yuskavage)也建立了个人网站,网站包含了她的所有创作的作品,显示出作品之间的关联。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