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关于“猫”的挪用与隐喻

   在一个空房间里,早晨,阳光撒在一张画布上,上面描绘的是一只睁着圆圆的眼睛的猫。画布前面,一位年轻俊朗的艺术家正握着一支极细的笔,刻画着猫的毛发。猫的眼睛清澈透亮,眼球上反射出这位艺术家所在的空荡荡的房间,和一扇窗户。随着太阳光的变化,艺术家移动着自己的身体,以调节最好的角度作画。等待太阳落山,一天的工作便结束了。就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位艺术家画着一只猫,十年过去了。

张凯艺·凯旋画廊个展“礼物”现场

艺·凯旋画廊 张凯个展“礼物”现场

  中国当代艺术在过去的十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受资本支配的市场,以及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左右着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对艺术家在同一媒介上进行持续探索带来挑战,对从事绘画这一传统媒介的艺术家而言更是如此,而这其中,在十年间坚持同一题材创作的艺术家几乎难以见到。张凯便是这样一位艺术家,85年出生的他年纪不大,却已经画了十年的“猫”,在丰富多样的当代艺术图像中,他的画乍看起来并不吸引眼球,似乎仍是卡通、超级写实等这些风格的延续,但艺术家扎实的油画功底却能让看过他作品的人过目不忘。而进入他绘画的世界中,会发现他对中、西方艺术史有着丰富的理解,并从中生发出了个人的审美倾向,蕴含着他对于时代质朴而深刻的思考。

  张凯喜欢猫,说不上什么特别的理由。也许是因为这个动物身上透出的优雅、安静、神秘的气息,与张凯画中所呈现的安静、神秘、诗意的氛围相契合,而看久了他笔下的猫,亦多少带有他本人的特质。

张凯艺·凯旋画廊个展“礼物”现场

艺·凯旋画廊 张凯个展“礼物”现场

  近日,张凯在艺·凯旋画廊举办了他最新的个展“礼物”,展览记录了他十年的创作历程。十年来,无数只“猫”从他笔下“诞生”,通过他细腻的手法,为每一只笔下的猫赋予了鲜活的生命。这样细致的工作也使他成了一位低产的画家,每年只能完成十张不到的作品,以至于作品量总是无法满足藏家的需求。张凯也是借着展览,得以看到自己十年前的作品。

张凯艺·凯旋画廊个展“礼物”现场

艺·凯旋画廊 张凯个展“礼物”现场

  展览上一件完成于2007年的《猫》是张凯最早开始画的猫,与十年后2017年的作品《空想》中的“猫”形成了对照:前一张更接近现实中的猫,后一张则更多地可以看作是张凯精神世界的自我投射。

  在十年的创作过程中,张凯的艺术创作主要分为两条路,一是对经典大师作品的挪用,二是精神上的“隐喻”叙事。在许多作品中,两者则是常常交融在一起。

张凯 《猫1》50x40cm 布面油彩2007年

张凯 《猫1》50x40cm 布面油彩  2007年

扬·凡·艾克 《妻子的肖像》

扬·凡·艾克为妻子画的肖像作品

  早期,张凯的作品更倾向于直接的挪用。正如《猫》这件作品,借用了扬·凡·艾克描绘其妻子的一幅肖像作品,张凯直接将画中人物的脸换成了猫的形象。扬·凡·艾克是张凯非常喜欢的一位画家,他被称为油画之父,对油画技巧纵深的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这样的挪用,既是对大师的致敬,亦为张凯如此扎实的油画功底找到了溯源。

《乔瓦尼•阿尔诺芬尼与他妻子》,作者扬·凡·艾克,创作于1434年,藏于伦敦国家画廊

扬·凡·艾克,  《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创作于1434年,藏于伦敦国家画廊

  扬·凡·艾克最具代表的作品:《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描绘了一对正在举办订婚仪式的男女的正面肖像,作品令人惊叹的细节以及艺术家高超的绘画技巧体现在他们背后的镜子中。在镜子里,可以看到这对新人的背影,前来观礼的亲朋好友们,一扇窗户以及房间中的一切细节。通过这一面镜子,这对新婚夫妇的生活被真实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张凯的作品很好地借用了这种方式,透过猫的眼睛,反射出了艺术家所在环境,尤其是猫眼睛所反射出的窗户与扬·凡·艾克镜子里的窗户如出一辙。通过这样细致巧妙的挪用,不仅体现出张凯超人的油画技法,也让我们看到了他在绘画上的天分。

张凯 《空想》 60×6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张凯 《空想》 60×6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在《空想》这件作品中,“猫”的形象发生了演变,它已经不再是一只现实中的“猫”,在用色上更加单纯,也很难找到艺术家直接的挪用痕迹:画中的猫拥有圆圆的眼睛,红色的鼻子······很像陪伴着80后一代长大的与卡通形象;它的着装是出自文艺复兴时期非常流行的拉夫领,这样的着装与姿态在西方众多画家的笔下都出现过。在这件作品中,传统、经典、当下的多种元素相互融合。细看之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猫的眼里流出,似乎在诉说着观众不可知的忧伤,亦透出了某种对当下神秘的隐喻。

张凯《伊里丝与独角兽》100×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伊里丝与独角兽》100×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掌中的伊里丝》80×8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掌中的伊里丝》80×8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和许多大师的作品一样,张凯作品中所使用的形象都具有不同的隐喻。在《伊里斯与独角兽》、《掌中的伊里斯》这两幅作品中,张凯借用彩虹这一图式表达了自己对于艺术理解的隐喻。伊里斯是古代希腊神话中的彩虹女神,被认为是神与人的中介。张凯作品中的彩虹亦像是一个中介的存在。在光学原理中,彩虹是经过折射与反射的光线,由于视角不同,每个人看到的彩虹其实都是不同的。这正如张凯对于艺术的理解:艺术就像一面镜子,不同的人通过它反观到自己的内心。在张凯看来,艺术不像文字,直接带给人外源性的影响,而是对自我的内观与审视,这是艺术最重要的一个价值。

张凯《翩翩逐晚风》40×3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翩翩逐晚风》40×3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初看张凯的作品,会以为他只是受西方古典绘画的影响,事实上,他也极其钟爱中国传统绘画的图式及精神,其作品中经常会出现对中国传统的挪用。比如《翩翩逐晚风》这件作品的名字,借用了宋徽宗的一首诗。里面萦绕在猫周围的蝴蝶似是对诗句“舞蝶迷香径”这一意境的描绘。有意思的是,作品中的猫采用的是西方古典油画中经典的侧面肖像的图式。在绘画时,猫成为一个载体,帮助张凯自由地穿梭在多重的平行时空中,有时是对中国传统意境的借用,有时是对西方经典形象的“演绎”。

张凯作品草图

张凯作品素描稿

  张凯的作品必须看原作,否则会遗失掉许多细节的内容。比如猫的毛发,他往往会画上四、五层,每层用到的笔不同,随着细节的刻画用笔会越来越细,用色上也越来越饱和。为了将每一幅表现的更完整,张凯在作画前都会先画一个素描稿。通过这样的刻画,张凯得以将其精神世界中的现实展现在观众眼前。它们不是客观的事物,却是张凯真实的内心写照。

张凯《小世界》30×25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小世界》30×25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展览中另一幅作品《小世界》,揭示出了其丰富的内心。在这张作品中,猫背对着观众,他身上有一对翅膀,望向远方的一颗星球,仿佛那是另外一个遥远的美好的世界。这样的“眺望”正如张凯对过往大师的仰望,在张凯的画里,不只是简单的对大师图像的挪用,而是通过进入大师的精神世界,乃至大师所处的那个时代,与自己所处的时代产生对话。

  在张凯看来,西方绘画的发展中,有关挪用这种创作手法有一条线性的线索,从卡拉瓦乔到德里克·凡·巴布伦、在到维米尔、达利,可以看到他们之间的挪用,但在情绪上,在主体的表达意识上,又有新的变化,与他们各自所处的时代产生关联,生发出新的意义。

张凯 《捉迷藏》 120x120cm 布面油彩 2017

张凯 《捉迷藏》 120x120cm 布面油彩 2017

《丘比特的胜利》,1602年,意大利,卡拉瓦乔,布面油彩,156x113cm,柏林国家博物馆藏

《丘比特的胜利》,1602年,意大利,卡拉瓦乔,布面油彩,156x113cm,柏林国家博物馆藏

  《捉迷藏》这幅作品,是一张典型的对大师经典图式的挪用。画中室内的布景:方格子地板,与红色的帘子,是张凯画面中的经典搭配,源自他所钟爱的大师维米尔。在主角“猫”的身后,墙上是对卡拉瓦乔的作品《丘比特的胜利》的重新写照。猫身体的前面是一颗月球,营造出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氛围,但张凯的“超现实”并非达利式的光怪陆离,而是多了一份朴素与神秘的气息。

张凯《林泉高致》120×12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林泉高致》120×12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与《捉迷藏》相对的,是《林泉高致》,在这幅作品中,张凯直接挪用了郭熙的《早春图》。这是张凯最钟爱的一位中国画家。画中的山水并非写于现实,而是“迁想妙得”,描绘的是郭熙内心的风景。这与张凯作品的表达相似,既有现实的客观制约,又有个人主题的表达,看似矛盾对立的二者在张凯的作品中却达到了统一与融合。

张凯《礼物》80×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礼物》80×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张凯的每一次展览都会用一张同名作品命名,此次在艺·凯旋画廊的个展“礼物”正是源自其中展出的一幅作品。在这幅作品中,画面被对等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隐藏在红色的幕帘内,从中伸出一只猫的手,握着一束花,准备送给另一半画面中的猫。而这只猫的眼睛正打量着这束花,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接受?在张凯看来,从现代主义开始,各个流派、风格的艺术集体大爆发,所有人类历史上有关艺术的创新都在这一时期得到了集中体现。但杜尚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由他开启的艺术领域的后现代主义,完全打破了艺术与非艺术的界限,他说提倡的“什么都是艺术,什么都不是艺术”,使艺术创作成为一种虚无的存在,艺术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然而,对今天的当代艺术而言,后现代主义所留下的“遗产”成为了一个礼物,它将一切禁忌打破,当代艺术家开始在这片废墟中重建一个花园,这也可看作张凯一直坚持绘画的意义所在。

张凯 《一鹿上有你》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13

张凯 《一鹿上有你》100x100cm 布面油彩 2013

张凯 《那心中的美丽》 120×100 布面油画 2011

张凯 《那心中的美丽》 120×100 布面油画 2011

《早春图》 绢本,设浅色 158.3X106.1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早春图》 绢本,设浅色 158.3X106.1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那心中的美丽》与《一鹿上有你》这两幅作品中,可以看出张凯对于艺术一直以来的态度。在这里,张凯的猫更多地具有自我的指代。《一鹿上有你》中,猫骑在一只鹿上,作品名取自“一路上有你”的谐音,张凯说,很感谢自己这一路上都有艺术的陪伴。而在《那心中的美丽》中,画中的猫双手合十,对着前面一本书,上面是郭熙的《早春图》,在猫的背后,张凯依然描绘了郭熙的《早春图》中的山水,技法上既体现了中国传统山水的意境,又有西方风景画技巧中的远近透视,与近景中的鹅卵石产生对比。通过这种中、西方对比的手法,一个深远、广阔的世界展现在观众眼前。十年来,张凯用这样的挪用手法与隐喻的叙事,借用一只猫的形象,将其个人丰富的内心世界,以及艺术所能企及的更深的精神境界囊括于其中。

责任编辑:小旭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chief_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月度排行

新闻速递

专题视点MORE

原创推荐MORE

精彩图片MORE

精彩视频MORE

论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网 | 中国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中艺网 | 环球文化网 | 华夏收藏网 | 文物出版社 |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北京文网 | 腾讯儒学 | 东方艺林 | 贵州收藏网 | 中国经济网 | 广州博物馆 | 华夏艺术网 | 中华汝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