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曼‧阿卜杜勒卡里姆:我们拯救了近30万件文物

2017-01-04 16:20:30   作者:崔莹      来源:腾讯文化   已阅读

阿勒颇的倭马亚大清真寺是可以修复的,古集市是可以修复的,帕尔米拉古城也是可以修复的,我们有相应的工具和材料。但也有一些建筑很难修复,比如阿勒颇城堡前的一座19世纪的古建筑。它被彻底毁坏,已经不复存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016年4月,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马曼‧阿卜杜勒卡里姆在被破坏的帕尔米拉古城(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2016年12月22日,阿勒颇被叙利亚军方收复。经历了4年战乱,这个叙利亚北部的重要城市满目疮痍,倭马亚大清真寺宣礼塔被夷为平地。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叙利亚古城帕尔米拉:被誉为“沙漠珍珠”的巴尔夏明神庙被IS炸毁。

 

  IS破坏文物古迹,一方面是因其信奉“打倒偶像”,另一方面,他们通过在黑市走私和倒卖小型文物来筹集军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IS由此募集了数量惊人的资金,文物走私已成为其第二大收入来源。

 

  2012年,49岁的考古学家马曼•阿卜杜勒卡里姆(Maamoun Abdulkarim)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任命为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Directorate-General of Antiquities & Museums)。自此,他和麾下的2500名工作人员开始进行叙利亚文物古迹的保护和修复工作,叙利亚90%的博物馆藏品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场所。因为这个原因,阿卜杜勒卡里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文物保护界的英雄”。然而,在局势动荡的叙利亚,文物保护工作也面临巨大危险。2015年,因拒绝向IS透露文物保存地,82岁的叙利亚考古学家哈立德•阿萨德被斩首示众。

 

  近日来,阿卜杜勒卡里姆近来一直忙于和考古学家沟通,谈讨未来叙利亚文物古迹的修复方案。2016年12月26日,腾讯文化对他进行了电话采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阿勒颇的破坏程度最为严重

 

被炸毁前的帕尔米拉古城纪念拱门-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被炸毁前的帕尔米拉古城纪念拱门

 

被炸毁后的帕尔米拉古城纪念拱门-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被炸毁后的帕尔米拉古城纪念拱门

 

  记者:你最近一次去看的文物损毁现场是哪里?情况如何?

 

  阿卜杜勒卡里姆:是命运多舛的帕尔米拉古城。被IS占领后,它的很多建筑被破坏,比如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巴尔夏明神庙、贝尔神庙和纪念拱门。看到它们被破坏之后的模样,我和我的同事都非常震惊。

 

  现在我仍然很担心,因为帕尔米拉古城被IS第二次占领了,前途未卜,那里的建筑肯定会再次被破坏。好在第一次占领结束后,我们已经想方设法把帕尔米拉博物馆的大部分文物运到了大马士革。

 

  记者:12月22日,叙利亚军方宣布收复阿勒颇。阿勒颇古城有50%的部分摧毁于交战,进行修复的难度有多大?

 

  阿卜杜勒卡里姆:该对古城怎样重建,重建需要多少时间和多少钱,我们也不好说。6个月前,我们克服种种困难,将阿勒颇博物馆的24000件文物运往大马士革。现在,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需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帮助——阿勒颇不仅仅是叙利亚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世界的文化遗产。因此,我们几方会共同决定修复进展。

 

  记者:大体来说,叙利亚的重要古迹被破坏的情况分别如何?

 

  阿卜杜勒卡里姆:布斯拉古城和大马士革的破坏不很严重。总体来看,叙利亚北部的情况还好。

 

  最令人头疼的还是这两件事:一、帕尔米拉古城依然被IS占领。二、经过4年争战,阿勒颇被严重破坏,一百五十多座历史建筑受损,一千多间老房子被摧毁,古集市也被烧毁。现在的阿勒颇如同1945年经历过二战的某个欧洲国家。可以说,阿勒颇的破坏程度相当于其他叙利亚城市被破坏程度的总和。我们有很多修复工作要做。

 

  记者:破坏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修复?

 

  阿卜杜勒卡里姆:阿勒颇的倭马亚大清真寺是可以修复的,古集市是可以修复的,帕尔米拉古城也是可以修复的,我们有相应的工具和材料。但也有一些建筑很难修复,比如阿勒颇城堡前的一座19世纪的古建筑。它被彻底毁坏,已经不复存在。

 

  我们的修复要尊重老城的文化和传统,也需要国际认可的修复理念和技术。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我们会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以及相关专家讨论,决定修复方案。

 

  记者:最令你感到痛心的一个文物破坏场景是什么?

 

  阿卜杜勒卡里姆: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巴尔夏明神庙被破坏的情景。这件事给我带来的是震惊,巨大的震惊。

 

  4位同事被IS斩首

 

被炸毁前的阿勒颇倭马亚大清真寺-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被炸毁前的阿勒颇倭马亚大清真寺

 

被炸毁后的阿勒颇倭马亚大清真寺大清真寺-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被炸毁后的阿勒颇倭马亚大清真寺大清真寺

 

  记者:叙利亚内战开始于2011年,你在2012年临危受命,与同事一起拯救了叙利亚90%的博物馆藏品,包括刚才说到的帕尔米拉古城和阿勒颇博物馆藏品。你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剩下的藏品命运如何?

 

  阿卜杜勒卡里姆:我依然记得2012年夏天,我从大马士革大学教授变成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的情景。当时我们决定关闭叙利亚的所有博物馆,将藏品转移到安全地。因为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得以成功地将90%的藏品转移到大马士革和其他安全的地方(主要是大马士革)。

 

  剩下的藏品,从目前来看,有1%-2%被IS和其他极端分子破坏,或在拉卡(叙利亚城市)被盗;有7%-8%也在安全的地方受到保护,不过是在反对派控制区,不是叙利亚政府控制区。假如这些地区的局势变好,对叙利亚人民而言就是一个很大的胜利。我们希望能拯救尽可能多的叙利亚博物馆藏品。

 

  记者:2015年8月,帕尔米拉古城的守护者、考古学泰斗哈立德•阿萨德被IS斩首。这场悲剧给叙利亚文物保护界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阿卜杜勒卡里姆:在哈立德•阿萨德遇害前,接受采访时,我曾多次表示,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何时会因保护文物遭遇不幸,但我们是考古学家,在为全人类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并非为了叙利亚政府或反对派的利益。

 

  可我们的观点并不被IS恐怖分子和其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接受。他们认为我们这些保护叙利亚文化遗产的人也是在反对他们。如今我们有4位同事遭遇了哈立德•阿萨德那样的悲剧,被斩首成为烈士。但也正是这些牺牲的烈士鼓励我们更顽强地抵抗,更紧密地团结,更乐观地期待战争结束。

 

  记者:在文物古迹修复方面,目前叙利亚各界是如何合作的?修复资金从何而来?

 

  阿卜杜勒卡里姆: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与各地社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即使在政府无法控制的某些区域。一些地方精英也会帮我们制止当地文物的盗窃和破坏。在叙利亚政府可控的区域内,目前情况稍好,因为有警察、法官、军队。但在被IS控制的区域,情况就很糟,因为当地社区无能为力,IS会袭击他们。

 

  现在我在叙利亚西部城市霍姆斯。我们在这里培训新的考古学家,培训资金来自叙利亚政府和一些支持文物保护的商人。叙利亚的文化遗产保护需要政府、地方社区、商业组织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

 

  记者:已经在进行的重点修复项目有哪些?

 

  阿卜杜勒卡里姆:在相对和平的城市,正在进行一些大的修复项目。比如我们两年前就开始在霍姆斯修缮很多历史建筑了。这里的修复很成功,比如古集市已经被修复。在未来,我希望阿勒颇等被破坏的叙利亚城市也能被这样修复。

 

  很多国际合作因政治原因而中止

 

  记者:你们如何阻止文物盗掘?

 

  阿卜杜勒卡里姆:主要通过叙利亚政府。在战乱中,大概有7000件藏品被盗,叙利亚警方和地方军队联合行动,追回了它们。

 

  我们也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刑警组织保持良好关系,通过三方合作,竭力阻止叙利亚流失文物在欧美和其他海湾国家的黑市交易。

 

  记者:说到这一点,你在不同场合指出,叙利亚文物保卫战是一场“国际战争”。除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意大利、波兰、俄罗斯等国也参与其中。你认为目前是哪些因素在妨碍国际合作?

 

  阿卜杜勒卡里姆: 从两年前开始,我们得到了来自不同组织、不同国家、不同层面的帮助。但截至今天,最大的问题还是政治。

 

  我们不想将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变成有政治议程的机构,所以一直在淡化政治色彩,致力于呼吁全体叙利亚公民保护文化遗产。我们也以这样的理念和国际社会合作。但是如今,很多合作都因为政治原因而中止。

 

  记者:你们是否与伊拉克文物保护部门有沟通和交流?

 

  阿卜杜勒卡里姆: 很不幸的是,因为双方政府的原因,我们不再和伊拉克文物保护部门保持联系。我们和他们的考古学家、文物保护者面临相同的问题。

 

  目前主要在帮助我们的邻国是黎巴嫩。黎巴嫩禁止被盗、被抢的叙利亚文物的买卖和流通,发现它们后会想法设法将其重新运回大马士革。也就是说,目前,叙利亚政府和贝鲁特当局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记者:国际博物馆协会在2013年开出“紧急红色清单”,禁止交易存在被洗劫和非法交易风险的叙利亚文物。就你观察,这一禁令的执行力如何?

 

  阿卜杜勒卡里姆:所有国际组织的初衷都是好的。他们颁布这些法令,是希望帮助保护叙利亚文物,因为我们肯定不能仅靠自己的力量追回这些文物。无论中国、日本还是美国,一定得团结在一起,保护这些属于全世界的文化遗产。

 

  每个国家都需要通过更强有力的法规去实现这个目的。我们应依靠更敏锐、强大的领导者,制止中东和其他国家的文物盗窃和非法交易行为。

 

  没有和平,什么修复项目都无法开展

 

  记者:在你看来,叙利亚文物保护工作目前最亟需的是什么?

 

  阿卜杜勒卡里姆:是和平!不仅仅是某一个城市的和平,而是整个叙利亚的彻底和平。没有和平,什么修复项目都无法开展。

 

  此外,我们需要资金,比如阿勒颇的修复和重建就需要很多钱。我们需要政治上的变化,以鼓励阿勒颇民众重返家园。我们需要国际社会帮我们重新规划、重置那些暂时被保存起来的文物。我们需要时间来规划如何在尊重古代文明的前提下,修复或重建被破坏的古城。

 

  记者:叙利亚内战的形势非常复杂。你怎么看待叙利亚未来的文物保护工作前景?

 

  阿卜杜勒卡里姆: 叙利亚的文化遗产属于全叙利亚人民,无论人们持多么不同的政治观点,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应该达成共识。

 

  我相信叙利亚的战争一定会结束。到最后,这些被保护下来的文物是人们团结在一起的见证,是叙利亚和世界其他国家共同努力的见证。这也是一个关于和平的项目,是所有叙利亚人都可以联手参与的项目。站在未来看,这个项目将凝聚人们共同的理想、历史和记忆。

 

  记者:你已经任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管理局局长四年多了。对于自己的工作,你如何评价?

 

  阿卜杜勒卡里姆:在几乎所有的时间里,我的工作都令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目睹了太多珍贵的文物和古迹被毁坏。但也有令我欣慰的事,比如我们拯救了叙利亚博物馆藏品的绝大部分——近30万件文物。这也令我对未来充满希望。黑暗终究会过去,我已经能看得到地道尽头的亮光。

 

  如果放弃,我们就会失去文化遗产,所以我们必须保持强大和乐观的内心。我对于自己正在做的工作很满意,我觉得我对得起我的孩子,对得起下一代人。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